图书介绍

  • 书  名:惊世判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奥伯格费尔诉霍奇斯案”判决书

  • 作  者:申晨 编译
  • I S B N :
  • 出 版 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08-01-01
  • 开  本:
  • 字  数:千字
  • 页  码:
  • 定  价:¥35.00
  • 购买

内容简介

 

2015年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奥伯格费尔诉霍奇斯案”中以5:4的票数比例,判决在美国全境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性。该判决终结了长期以来美国社会各界对同性婚姻合法性的争论,成为美国同性恋平权运动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作者简介

 

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生于1936年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

名家推荐

 

“奥伯格费尔案已经远不止是一项关于民事权利的标志性判决,其实质性地改变了正当程序原则的法理基础。”
 
             —— 吉野贤治,纽约大学法学院“厄尔·沃伦首席大法官”宪法学讲席教授

目录

 

                                                      
判决摘要     
判决书主文
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异议意见
斯卡利亚大法官异议意见
托马斯大法官异议意见
阿利托大法官异议意见
附录A 联邦和各州法院关于同性婚姻问题的判决
附录B 各州立法和司法机构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决议
自由的新生?——奥伯格费尔诉霍奇斯案 / 吉野贤治
译后记                                               

书摘

 

判决书主文第四部分
在本案的讨论中,自始就存在一种观点,即认为本案的结论应当慎重推进——留待更多的立法、司法和民间讨论的实践积累后得出。被上诉人诉称,对于如何定义婚姻这样一个基本社会问题,目前的民主讨论是不够充分的。在本案提交于本院前,上诉法院的多数意见也颇有说服力地指出,各州政府宜等待更多的公众讨论和政治举措后,确定是否承认同性婚姻。(参见“德波尔诉斯奈德”案,《联邦判例汇编第三版》第772卷,第409页。
然而,这一问题讨论的审慎程度其实早已超出了上述观点的要求。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公民投票、立法争论、民众运动,有无数的研究、论文、专著和作品,有各州法院和联邦法院的大量的诉讼案件。(参见附录A。)在相关诉讼中,争议双方围绕同性婚姻问题发表了充分的法律意见,这促进了整个社会对于同性婚姻的讨论,并在过去几十年里产生了重大的社会影响。超过100位法律之友”——其中许多来自于政府、军队、企业、工会、宗教组织、执法机构、民间组织、专业组织和大学等美国社会生活的关键部门——对这一问题发表了书面的实质性意见。这些讨论均使得我们对同性婚姻问题的认识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使得这一问题足以被提升为一个宪法问题来解决。
当然,从宪法角度考虑,只要不存在对基本权利的侵犯,以民主程序对法律作出改变仍是更为恰当的途径。不久以前,在“舒特诉BAMN”案(《美国判例汇编》第572卷)中,本院的多数意见还刚刚重申了民主原则的重要性,指出保障公民的言论权,这样他们才能学习和讨论,进而通过民主程序,共同缔造时代的发展方向。”(同上,判决书第15-16页。)事实上,往往正是通过民主,自由才得以被保存和维护。但正如舒特案判决书所言,宪法所保护的自由,其至为重要的一点即在于,个人的权利不受政府权力的非法侵害。(同上,判决书第15页。)因此,当个人权利受到侵害时,虽然民主决策是主流价值,宪法仍要求法院在必要时站出来纠偏。”(同上,判决书第17页。)这一点在保障个人权利时绝对适用,即使涉及到最为重要和敏感的议题。
根据我们的宪法机制,个人主张基本权利时,无需等待立法措施的跟进。对于受到侵害的人们,法院随时为其敞开大门,以帮助他们维护那份由我们的基本宪章赋予的权利。甚至即使不受公众的认可和立法的确认,个人在受到侵害时,仍得主张其宪法权利受到保护。正如有观点指出:宪法将特定的议题从变幻莫测的政治讨论中解放出来,将其置于多数和官方的控制之外,以形成法律原则的方式将其交由法院来掌控。”(“西弗吉尼亚教育委员会诉巴雷特”案,《美国判例汇编》第319卷,第624、638页,1943。)这也是为什么基本权利不由投票来决定,不取决于选举的结果。”(同上。)因此,即使在民主程序上有所缺失,也不妨碍我们对同性婚姻的承认。本院所面临的,仅仅是一个法律问题,即宪法是否应当保护同性恋者结婚的权利。
这不是本院第一次在试图确认和保护一项基本权利时,被要求谨言慎思了。在鲍尔斯案中,勉强数意见支持了一项将同性性行为定性为犯罪的法令。(参见《美国判例汇编》第478卷,第186、190–195页。)这一判决,可以视为是法官谨慎克己、尊重民主程序的例证,而彼时,同性恋者权利的问题也才刚刚引起人们的重视。然而鲍尔斯案的实际效果却是导致各州纷纷采取行动否认同性恋者的基本权利,进而对同性恋者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和痛苦。该案的异议意见表明,在判决作出时,鲍尔斯案合议庭对于作出正确判决所需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是完全清楚的。(参见同上,第199页,布莱克曼大法官异议意见,布伦南、马歇尔、斯蒂文斯大法官附议;第214页,斯蒂文斯大法官异议意见,布伦南、马歇尔大法官附议。)因此,劳伦斯案判决书指出,鲍尔斯案判决在当时是一个完全错误的结论。”(《美国判例汇编》第539卷,第578页。)尽管鲍尔斯案最终被劳伦斯案推翻,但在此过程中仍有许多人受到伤害,并且这种伤痛在鲍尔斯案被推翻后,仍将长期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毕竟,尊严受到的伤害,并不能被轻易地一笔勾销。
对同性婚姻的不利判决,将带来同样的效果——并且,如鲍尔斯案一样,是对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违反。上诉人的事迹表明,他们的诉愿是如此急切。詹姆斯·奥伯格费尔害怕俄亥俄州政府会永远地抹销其约翰·亚瑟间婚姻的存在。艾普罗·德波尔和简·劳思忧心密歇根州政府会继续剥夺她们母亲的身份保护子女、让子女健康成长的权利,因为对她们和孩子来说,童年时光是如此的短暂。伊基·德科和托马斯·考斯特拉想知道,田纳西州政府是否会承认他们在纽约州缔结的婚姻,以维护一个为国终奉献者的基本尊严。这些案情使本院深感有责任正视他们的诉求,回应他们的关切。
诚然,面对上诉法院意见的极大分歧——这种分歧足以导致对联邦法律解读的不可调和的分裂——本院对同性恋者是否可以行使结婚权利的考虑慎之又慎。如果本院认定涉诉的法律合宪,那么就是在告诉世人,这些法律与我们社会的基本准则相符。如果本院缓步前行,采用个案推进的方式,逐步实现同性夫妇的各项公共福利,那么同性恋者仍将被排除在许多与婚姻相关的权利和责任之外。
被上诉人还主张,允许同性婚姻将婚姻制度造成损害,因为这将导致异性婚姻的减少。被上诉人声称,这种担忧是切实存在的,因为允许同性结婚,意味着婚姻制度与生殖繁衍之间的联系将被切断。然而,这种观点实际上是建立在一种错觉之上,即认为异性婚姻的缔结都是基于繁衍后代的考虑。是否结婚以及是否抚养子女,是一项综合了诸多个人因素、爱情因素和现实因素的决定;并且,我们也不太可能得出结论认为,由于同性恋者可以结婚,异性恋者就会选择不结婚。(参见“基钦诉赫伯特”案,《联邦判例汇编第三版》第755卷,第1193、1223页,2014:认为国家承认同性恋爱和同性性行为,就会使大量异性恋者转变其性取向,这完全是没有逻辑的。”)被上诉人没有给出同性婚姻会造成其所描述的危害结果的依据。事实上,与其以这种理由排斥同性婚姻,我们不如从本案的案情来考虑:这些案件仅仅涉及两个成年人的自愿选择,他们的婚姻对自身和任何第三人都没有害处。
最后必须强调,宗教和信奉宗教的人们,可以继续主张他们所尊奉的高尚神圣的教义,控诉同性婚姻不得被宽恕。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宗教组织和教民的合法权利,以使他们能够传授那些对其生命和信仰极其重要的信条,满足他们以宗教维系家庭持久稳定的望。这一点,对那些反对同性婚姻的人同样适用。同理,那些认为同性婚姻合理正当的人,无论是基于宗教信条还是世俗信仰,也可以与反对他们观点的人进行开放的、探讨性的辩论。但是就宪法而言,其不会允许政府将同性婚姻与异性婚姻在法律上进行区别对待。
club dresses club dresses bridal boutique bridal boutique asos dresses asos dresses dune shoes dune shoes bride outfits bride outfits

Notice: Undefined index: msg in /var/www/yandayuanzhao.com/itemDetail.php on line 231